成都衣柜價格聯盟

不小心打開了姐姐的衣柜,里面的東西卻讓我眼瞎…

最新董新堯惡搞 2020-04-30 01:51:37

第一章

大家知道什么是賭石嗎?

所謂賭石,就是用璞玉來賭博,將一塊翡翠原石切開,里面如果有上等的翡翠,就賭贏了,如果沒有,那就是輸了!

賭石是個暴富的行業,但是風險也很大,翡翠的原石賣的很貴,動輒幾十萬,重則好幾億,很多人都是傾家蕩產來賭的,贏了,身價十倍的翻,輸了樓頂上排隊。

一刀窮一刀富一刀穿麻布,這句話說的就是賭石!

這可不是開玩笑,是我親身經歷的,我爸爸就是個例子,血淋淋的教訓。

我爸叫邵德中,給一老板開車的,拼一代,他的老板陳大富喜歡賭石,人很不錯,有一次他要去瑞麗旅游,帶我們全家一起去,說是公款旅游,讓我們全家都很高興。

本來我們也就是來旅游的,但是陳老板說,到了瑞麗不賭石,等于沒來,于是就帶著我們去姐告賭石一條街去賭石。

我爸爸也喜歡賭石,但是只限于研究,不敢真賭,沒錢!

姐告一條街幾公里,到處都是賭石店,琳瑯滿目,看的你眼花繚亂,陳老板到了一家熟人的店里,店主叫老劉,他讓這個老劉給他挑一塊石頭,老劉就把自己準備切的石頭拿給了陳老板。

我爸爸在邊上看中那塊石頭了,還跟我分析這塊石頭,我爸說這塊石頭可賭性很強,種好,蟒帶很有力,色極有可能吃進去了,進去就賺了。

賭石先賭種,后賭場口,場口也就是緬甸各個挖翡翠原石的場區,每個場區里面出產的翡翠都不一樣,有的好有的壞,所以你得挑場口,賭贏種跟場口,就穩賺了。

陳老板兩萬塊拿下這塊石頭,這個老劉當場就陪著陳老板把石頭切了,切出來的結果是,滿綠,沒人能想到是這個結果,當時就爆棚了。

滿綠就是石頭里面全部都是綠色,暴漲了,當場就有人出兩百萬要買。

我跟我爸爸在旁邊看的那叫一個揪心,兩萬塊的石頭漲到了兩百萬,除了嫉妒之外,恨不得那塊石頭是我們自己的。

后來經過一系列的抬價議價,三百萬成交了,陳老板高興死了,他沒想到錢這么好賺。

這不僅是陳老板沒想到,也是我爸爸跟我都沒想到的,我們兩個親眼看著兩萬塊變成了三百萬,那種刺激,簡直把我們兩個都折磨死了。

回到家后,我爸爸就瘋了,他一定要把房子給賣了,然后去瑞麗賭一把,我媽媽是堅決反對,但是我心里很心動,因為陳老板那種對賭石什么都不懂的人,隨便切一塊都能賺三百萬,我爸爸研究了十幾年的賭石想賺錢應該不難吧,所以我支持我爸爸。

于是我們在全家人的反對之下賣了抵押了房子去瑞麗,我跟我爸爸是帶著百分之百的信心去的,到了瑞麗,我們還是去陳老板帶我們去的那家店。

那個老劉認出我們來了,他知道我們是陳老板的朋友,想要給我們推薦一塊原石。

我爸爸當下就同意了,因為這個老劉上次給陳老板推薦一塊石頭,一下子賣了三百萬,所以我爸爸相信他。

這個老劉從保險箱里拿出來一塊石頭放在桌子上,我跟我爸爸都看了,皮黑,油亮,?我一看就知道是黑烏沙。

黑烏沙賭石是緬甸翡翠礦中產量最大、賭性最強、變數最多的毛料,被稱為“十賭九垮”的原石。

但是這塊石頭有一個“窗口”就是在石頭上用切割機摩擦出一個口子,能看到里面的肉質。

我爸爸看中了這個窗口,他說窗口里面的色是紫色的,極有可能是紫羅蘭的種,十來公斤的料子要是滿料,那得上千萬了。

我爸爸當場就要了這塊原石,但是老劉要價六十五萬,我們沒那么多錢,后來我爸爸就找陳老板擔保,當下就把這塊料子給拿下了。

交易結束之后,老劉說得去緬甸取料,就不能給我們切料子了,我跟我爸爸就離開了店鋪,去公行,也就是專門幫賭客切石頭的地方,找了一個專門切石頭師父來切這塊原石。

我爸爸把石頭拿給人家看,但是切石頭的師父立馬就說:“這塊料子我不敢切,因為有鬼?!?/p>

我跟我爸爸聽了之后,立馬感覺頭頂上懸了一片烏云,但是我爸爸還不死心,非得切開看看,他說:“料子是黑烏沙,還開了口,怎么可能不對呢?我研究這么多年應該沒錯啊”

切石頭的師父見我爸爸還不死心,就給我爸爸指了個明路,他說:“如果石頭是真的,那你說的當然沒錯,但是,這是個李鬼,仿照的紫羅蘭底子做的料子,開口的料子是粘上去的?!?/p>

我爸爸聽了,覺得不對,切石頭的師父就生氣了,把石頭拿過來掰扯了幾下,我跟我爸爸看著傻眼了,石頭居然被分成了三個部分,這樣的三層,用膠組合起來可謂完美,第一層確實是天然糯冰種翡翠,第二層假色,所以投不進去光,第三層就是開口貼染色料子的地方,真是一個完美的做假的料子。

我爸爸看著料子,當時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,我們可是賣了房子來賭的,他沉默了很久,跟我說:“我研究的沒錯,不是我不懂,而是料子是假的?!?/p>

我看著我爸爸傷心絕望的樣子,就拉著他回賓館,一邊走還一邊安慰他,說他的研究是對的,我們只是被騙了而已,讓他不要多想,我們還有機會。

我爸爸說了那句話之后,就再也沒有說話了,回賓館我們住了一晚上,在天快亮的時候,我爸爸把我叫起來,說他餓了,讓我出去給他買點吃的,我睡的迷迷糊糊的,就爬起來給他買吃的,走的時候,他跟我說:“以后千萬別賭石?!?/p>

我看著他極為真摯的眼神還笑了他一下,說他小心眼,但是我真的沒想到,這個笑容是我跟他最后的交集。

我買飯回來之后,我一開門,就看到房頂的電風扇上掛著一個人,我心一下子就絕望了。

是我爸爸。

他就那么孤零零的一個人吊在上面。

一刀窮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說的可真準確,陳老板一刀下去三百萬,我跟我爸爸一刀下去傾家蕩產,我老爸連命都沒了。

我爸爸的葬禮花了好幾萬,全部都是借錢辦的葬禮,我爸爸的死,也沒得到親人的同情,都說活該,我們也認了。

但是有一件事,我心里特別不舒服,我們家的房子是抵押給銀行的,只要不到還款期限我跟我媽媽還可以住。

但是之前我爸爸找陳老板擔保了三十萬,我爸爸死了之后,這個陳老板就找上門了,非得讓我們還錢,我讓陳老板寬限幾天,但是不行,他說我爸爸都死了,孤兒寡母的怎么可能有能力把錢給還上呢?

他非得讓我們把房子給賣了,變現給他,而且還帶了律師跟銀行的人,我爸爸頭七都還沒過,他就上門來要債,雖然是我們欠他的,但是這也未免有點太雪上加霜了,我跟我媽媽愣是沒辦法,硬是被他們逼著把房產證上的名字改成了陳老板,就這么的,我爸爸剛死,我們就無家可歸了。

我以前覺得陳老板是個挺不錯的人,但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,總算是看明白了這個人。

不過,我還是想我跟媽媽有個住處,我希望陳老板先不要趕我們走,他說不通,我就找他女兒去說,陳老板的女兒叫陳玲,跟我是一個系的,以前我爸爸開車接她回家,也順帶捎著我,我自認為跟她感情還不錯,所以我想求求她,讓她勸勸她爸爸,讓我們先在房子里住。

我在陳玲的科系找到了陳玲,陳玲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,身段很苗條,高挑的個頭,皮膚有點黑,這是瑞麗本土女孩的特質,但是這絲毫不影響她的美麗。

見到了陳玲,她還很客氣,對我爸爸的死,她也很同情,我說你要是真同情我,你就讓你爸爸先別趕我們走,讓我們在家里在住一段時間,等我賺到錢了,肯定還的,陳玲一口就答應了,跟我說,回去她就跟他爸爸說說。

我心里特別高興,很感激陳玲,覺得陳玲跟她爸爸不一樣。

這事妥了,我就準備去找兼職工作,瑞麗是旅游城市,餐廳特別多,我在最大的民俗餐廳勐卯宴找了一個傳菜員的工作。

中午有一桌子菜,我給上的,剛巧了,遇到了陳玲,她就在里面吃飯,我把菜上去之后,就說:“陳玲,待會說是我朋友,可以打八折?!?/p>

陳玲笑了一下,沒說話,我看她有朋友在,可能是尷尬,就離開了,但是我剛走出門口,就聽到一個女的問:“陳玲,那誰???你認識???沒想到你交友夠廣啊,傳菜員都認識?!?/p>

這話讓我很不舒服,傻子也能聽出來什么意思,但是陳玲的話,讓我心里更難受。

“不是朋友,他是我爸司機的兒子,以前他爸公器私用,接我非得接著他,你說坐一車里不跟他說話多尷尬啊,現在他爸死了,我總算是清閑了,這人臉皮厚,欠我爸錢,拿房子抵押了,居然還厚著臉皮來找我要我勸勸我爸別收他家的房子,還八折,你不打折我也吃的起,窮人也就這樣了?!?/p>

掃描二維碼繼續閱讀精彩內容!

第二章

陳玲的話讓我心如刀割,我以為我們是朋友,但是真沒想到她是這么想我的,我憋著淚走的,但是我心里不覺得丟人,你看不起我不要緊,我自己看得起我自己,總有一天我會翻身的。

“喂,邵飛啊,我跟我爸說了,但是我爸不同意?!?/p>

我聽著電話里陳玲的話,她的語氣還是那么客氣,但是我只是冷笑了一下,我說:“行吧,不同意就算了,你們家也不欠我什么,我盡快跟我媽媽搬走?!?/p>

我掛了電話,靠在墻上,屋子里的東西我已經收拾干凈了,我知道,我肯定會搬走的,這個家雖然破,但是是我住了二十幾年的家,這里都是我的回憶跟感情,我靠在墻壁上,看著那臺老舊的電風扇,心里很堵,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,我知道,我要離開我的家了。

對于陳玲,我也沒有資格去恨她,我還要感謝她,是她讓我看清了現實,我是高攀了人家,我也確實只是個司機的兒子,沒資格跟人家做朋友。

我從口袋里抽出一包煙,我小時候經常給我爸爸買煙,這次也是一樣,我抽出來幾顆煙,然后點著了插進香爐里,我說:“爸爸,咱么都得走了,你生前一輩子過的戰戰兢兢的,舍不得吃舍不得喝,唯一激情了一次,還把自己的命給搭上了,但是這不怪你,你的研究沒錯,只是錯在了鬼迷心竅,你不讓我賭石,這次可能我不會聽你的了,我已經一無所有了,只能賭一個明天了,我也想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你的理論是正確的,或許將來我有一夜暴富的機會,那時候我給你燒一輛豪車,給人家開了一輩子的豪車,怎么著自己也得有一輛?!?/p>

我給自己點了一顆煙,我這輩子第一次抽煙,我狠狠的抽了兩口,站了起來,離開了屋子,離開這個我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家。

我跟我媽媽搬到姥爺家住了,但是回去的時候,受了不少的白眼,我姥爺還在罵我爸爸,說我爸爸活著的時候沒出息,死了還給家里人添亂,我心里很不服氣,但是他是我姥爺,說什么我的都得聽著。

不過,最讓我受不了的是我的舅媽,他是個農村人,對于我跟我媽媽將來要常住的事情特別不高興,總是沒事說幾句話來挖苦我媽媽,說我媽媽沒有一夜暴富的命,就不要做那個夢,還叮囑我,千萬別在想好事了,好好把大學上完找個工作,把錢給還了是正事。

我就沒打算要正經的過以后的日子,在那里跌倒,就得從那里爬起來,我就要靠賭石發家致富,就算以后我會跟我爸爸一樣的下場我也認了了。

我沒打算在姥爺家常住,我要住校,也方便我打工。

這天我準備走了,吃早飯的時候,我跟我舅舅說:“舅舅,借我兩千塊錢吧?!?/p>

我舅舅都還沒搭話,我舅媽就說:“借你,你還得起嗎?”

這句話把我吃在嘴里的飯都給噎出來了,我舉著筷子的手,愣是沒能在伸出去,我放下了碗筷,二話沒說,轉身就走,被別人看不起不要緊,被自己的親人看不起,那種滋味比死了都難受。

我回到了學校,昆明大學,也算是云南數一數二的大學了吧,回到學校之后,我也無心學習了,我外面欠了很多錢,爸爸葬禮欠下了五萬塊錢,我得想辦法把錢給還了,回頭我還得買一棟房子,不管大小,我跟我媽得有個住處,這一來回就得好幾十萬。

想要翻身還是得靠賭石。

“喂,毛子,干嘛呢?出來喝酒???”

“有課,就不去了?!?/p>

“喂,肥豬,出來擼串啊,我請?!?/p>

“別,留著錢你慢慢生活吧,你家里事挺大的?!?/p>

我掛了電話,將煙頭丟在地上,狠狠的踩了兩腳,這些同學大概都知道我找他們出來是借錢的,都怕了,我不能怪他們,人家的錢也不是白來的。

賭石也得有賭本,現在我最缺賭本,我口袋里就幾個鋼镚,不借,連下個星期的太陽都看不到了,真的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了。

“邵飛,你家里事處理完了?”

我聽到一個甜柔的聲音,回頭看了一眼,是一個女孩子,個子不高,小小的一只,皮膚黑黑的,帶著個眼睛,頭發卷卷的,長的還可以,嬌挺的鼻梁,微抿著的櫻桃小口,肉肉的,很有觸感的樣子,穿著短褲,雖然腿短,但是很纖細,身材很勻稱。

她是韓凌,我們班的班長,我不怎么喜歡她,她總是以自己是大姐姐的身份去看待所有的人,她的關心也只是機動性的,并不是發自內心的,在大學里,人都成熟了,所謂的友誼都是帶著功利性的,我覺得韓凌也是一樣,她過來關心我,也只是為了競選明年的學生會主席而造勢。

我點了點頭,準備走,她拉著我,說:“處理完了,就好好學習吧,這幾天你都沒來,我這里有導師的筆記,你拿著回去研究研究,馬上就要考試了,你可千萬別掛科了?!?/p>

我看著她遞過來的筆記,我心里已經沒有心思學習了,我看著韓凌,我說:“你要是真想幫我,你就借我點錢吧?!?/p>

我真摯的看著韓凌,她猶豫了一會,但是最后還是低著頭,說:“你想要多少?”

“兩千?!?/p>

我的話,讓她驚訝了一下,兩千塊錢對于我們這種大學生來說也是個不小的數目,但是她還是從手袋里拿出了錢包,給我拿了一千塊錢,她說:“只有這么多,這個月的生活費?!?/p>

我拿著手里,心里很高興,雖然借女人的錢有點那什么,但是我說:“我一定會還給你的?!?/p>

說完我就走了,我要去翻本,雖然一千有點少,但是慢慢來,只要我翻身,一萬十萬都是小事。

我中午就買了高鐵票,直接殺到瑞麗去,人鬼迷心竅的時候,就什么都不顧了,我就一心想著要翻本,要翻身。

到了瑞麗,我直接去了姐告賭石一條街,姐告是瑞麗跟緬甸邊境最大的一條翡翠原石集散交易地,全國一半的翡翠都是從這里批發出去的。

我沒有去老劉的店,那孫子都不知道跑那去了,但是這里的店鋪很多,我找了一家比較大的,害怕被坑。

吉茂賭石店算是比較大的了,門口坐著都是人,我走了進去,里面有成品區還有原石區,我沒在成品區逗留,直接去原石區。

在原石區有很多架子,一排排的,上面都是原石,所謂原石就是從緬甸翡翠礦石山或者河里面挖出來的石頭。

這些石頭就是翡翠最初的原型,你看到的一個個透綠的翡翠,都是從這些原石里面切出來的。

原石區附近,摩擦的聲音不絕于耳,賭石的人也很多,這些石頭都是沒有開窗的,行話叫蒙個頭子,很便宜,幾百塊錢就能買一塊,是最低檔的貨,開窗的非常貴,五十塊錢的石頭,你開個窗,窗口有綠色,就能翻一百倍。

這些原石都是按大小來賣的,最大的有幾十公斤,但是得幾十萬,我買不起,我摸了摸口袋里錢,只有七百,我還得給我留三百買高鐵票,所以能買的起的原石,我找了一圈,終于找到了,我看著眼前只有雞蛋大小的原石,心里很不爽,最便宜的也得五百塊錢,而且只有雞蛋大小。

我也顧不了那么多了,只能釜底抽薪孤注一擲了,我在那些雞蛋大小的料子面前開始挑選,我不急著下決定,賭石行里有經驗的人都知道,多看少買,保準不吃虧。

我得先選場口,賭石界有句話說:不懂場口就不會賭石,所謂的場口,就是出廠翡翠的場地,每個場口的原石能出的貨都是不一樣的,如果要細分,都有幾十種,大廠區有二十八個,小廠區有八個,而且還要分新廠區跟老廠區,非常的繁雜。

我看到一塊黃皮殼的料子,很小,兩頭尖,中間圓,不到一斤,我一看就知道,典型的大馬坎的小料子“一窩雞”這種料子很好賣,我拿起來一看,皮殼很薄,我用強光燈往里面一打,非常的透,但是很難辨別里面有沒有貨,用一句話來說就是色串皮,霧裹色,皮肉難分。

不過我就打定主意賭這塊石頭了,我爸爸研究的經驗說,大馬坎的料子若厚皮而霧黑,便不可賭,賭來底灰水短,綠色往往偏藍,又無反彈力,但是這塊料子則是相反,所以可以賭。

我把石頭拿到柜臺結算,五百塊錢,人家開了單子,就讓我讓我去排隊,賭石的人很多,切石頭的師父忙不過來。

我剛往那一站,突然聽到有人大喊“哈哈,漲了,滿色豆青種的料子,兩百多斤,這個得兩千多萬了吧,放炮,快點放炮?!?/p>

我聽著這喊聲,就探著頭看,地上有兩塊大石頭,被從中間給剖開了,里面全部都是豆青色的料子,我看著眼紅的很,這塊料子原石至少得兩百萬,但是這一刀下來,是個滿料,而且還是豆青種的,兩千萬甩大街賣,如果是我的該多好,可惜我沒錢啊。

“砰砰砰?!?/p>

掃描二維碼繼續閱讀精彩內容!


第三章

一陣鞭炮的聲音從外面響起來,我看著有個老板在發紅包,媽的紅包里面都有一千多塊錢,他派了十幾個,所有人都圍著他轉,真他媽的威風。

我手里緊緊的握著這塊雞蛋大小的原石,媽的,能不能蛋生雞雞生蛋就看你了,老子以后也要這么風光。

我在店里面等了很久才輪到我切石頭,前面的人幾乎都沒有人開出來好料子,我心里很忐忑,我把料子拿了過去,交給師父,師父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石頭,好像不想切似的,問我:“怎么個切法?”

我說:“大馬坎的料子皮薄料小,你給我磨皮吧?!?/p>

賭石的手段主要通過擦、切、磨三種方法來實現。

因此,怎樣擦,擦多深、擦多大,甚至能不能擦都要考慮清楚。

切石也是一樣,可以一刀切富,也可以一刀切窮,行話有“擦漲不算漲,切漲才算漲?!蹦芊袂?,怎樣切,都要憑你自己的經驗和運氣。

磨是為了看清楚內部的色和水,磨的好壞也是十分講究的,如果磨出來有色的,就可以停手了,因為那就漲了,如果磨皮之后沒色,那就得繼續賭了。

師父有點不情愿,跟我說:“這么小一料子,一刀兩半就成了,磨皮多費事啊?!?/p>

我心里很著急,我說:“師父,這料子就是因為小才不能切啊,萬一切了里面不是個滿肉,你是讓我做掛件還是把件???”

切料子不是隨便切的,你得看料子的形狀大小,適合做什么東西,如果你貿然切了,有可能好料子都給你切壞了,所以切石頭的師父至關重要,他要是不高興你,一塊好料子都能給你切廢了。

“哎,小子,這料子這么小你就別墨跡了,師父給他切了,趕緊的,我這料子這么大個,好幾十萬呢,我要趕著上個老板的運氣呢?!?/p>

我回頭看著說話的人,是個肥頭大耳的人,穿著西裝,一臉的橫肉,還帶著個大金鏈子,典型的暴發戶,我看著師父就要把料子給我切了,我急忙攔著, 我說:“師父,你別給我切,一定要給我磨,這塊料子皮薄,滿料的機會很大,如果你給我切了,就壞了品相了?!?/p>

師父有點不爽,嘴里念叨著“這么小的料子,能有什么品相?”

我看著他打量料子,心里就很著急,切石頭的人一般都聽石頭主人的,人家有要求,他就得按照主人的要求去做,因為這樣切壞了不找他的麻煩,所以雖然他不想磨這塊料子,但是還是按照我說的去做。

“媽的,小子,你別耽誤老子時間,老子一分鐘都好幾十萬呢,你磨一塊料子得多少時間?”

我回頭看著那個老板,我沒說話,我不想惹事,我還是跟師父說:“一定要磨?!?/p>

師父點了頭,但是后面的那個老板不愿意了,說:“你小子找抽是吧?”

他抓著我的衣服,想要打我,但是這個時候過來兩個保安,那個老板看了一下,就松開了,說:“小子,出去再說?!?/p>

我沒理他,我不相信他還敢打我,姐告一條街的治安非常好,因為這里每時每刻都有成千上萬的資金流動,所以安保特別嚴格。

師父拿著料子,在切割機上打了一下,冒出來一些火花,我心里很緊張,緊緊握著手,我感覺手心里面都是汗。

師父磨了幾下,我的心跟著那摩擦的聲音快速的跳動著,過了一會,師父磨開了一個口子,拿出來打了水,看著我說:“運氣不錯,有黃色,典型的大馬坎黃翡的種,不過也不值錢,頂多一千塊錢,打個吊墜還行?!?/p>

我聽了松了口氣,我說:“繼續磨吧,看看能不能跳色?!?/p>

跳色就是翡翠里面的走色變了,一塊翡翠原石里面有多少種顏色都是不定的,有時候黃色里面夾著綠色,這就叫做跳色,如果走綠,那石頭翻倍就更多了,所以我很期待里面能跳色。

師父搖了搖頭,那意思就是可能性不大,他把石頭掉了個頭,然后繼續打磨,我心里很期待,很緊張,如果跳色了,那最起碼得三千起步,而且好賣。

我很緊張,緊張的喉嚨都冒火了,我不停的咽著唾沫,突然,我看到師父把料子拿起來了,磨開的皮里面還是淡黃色,我心里很失望,媽的,怎么還是黃色?怎么沒有跳色呢?這塊料子如果沒有跳色那就定性了,最多兩千塊錢,而且很難賣。

師父看了我一眼,笑了一下,說:“年輕人,經驗還是不足,還要磨皮嗎?萬一里面沒色,你這塊石頭可就廢了,跳色跳沒的料子我見的多了,這塊就差不多,見好就收吧?!?/p>

我看著料子,心急如焚,這個時候是該做決定的時候,如果收手不磨了,還能賣個一兩千,但是很難賣,估計賭石店都不回收,因為低級的料子他們太多了,所以我必須得賭出一個好料子才行。

我說:“磨,繼續磨,里面肯定會跳色的?!?/p>

我的話很堅定,因為我相信我爸爸的經驗理論,他說過,這種料子肯定會出貨。

師父聽了,就一副勸不了你死活的樣子,然后繼續磨皮,我聽著切割機摩擦的聲音,身體不自覺的打了個冷戰,我非常的緊張,如果贏不了,我連回去的路費都不夠,我可是借錢來賭的,我可不想走我爸爸的老路子,我必須得贏,我能不能翻身就看這塊原石了,這塊原石可是承載著我所有的希望。

我咽了口唾沫,嗓子干的冒煙,突然,師父大叫了一聲:“喲呵,小子,你厲害啊,跳色了,中間夾著綠色呢,底子還是冰種的,典型的大馬坎黃夾綠的一窩雞小把件啊,一萬起跳啊?!?/p>

師父這一聲,把我的魂差點都給喊沒了,我看著料子,中間透著綠,很透,底子很好,種也很好,我賭贏了,這也證明我爸爸研究的賭石經驗沒錯,我很高興,我拿著料子,笑呵呵的走了出去,但是沒人恭喜我,也沒人多看我一眼,因為這塊料子也就一萬塊錢的料,這些錢在他們眼里,還不夠一塊好一點的原石呢。

但是在我這里,就是我人生起步的關鍵,對我很重要。

我拿著石頭到了回收柜臺,賭石店一般都有回收原石的柜臺,這里可以寄售,老板要提成,賣出去給錢,也可以直接賣給老板,但是價格肯定會低。

“先生,你要出售料子嗎?”

我看著美麗的服務員,我把料子給她,他拿著噴霧器噴了一下,把上面的渣滓去掉,說:“大馬坎的料子,黃加綠,種,底子都不錯,達到了冰糯種,色也有三種,但是太小了,我們只能給你一萬,你考慮一下我們的報價?!?/p>

翡翠的“種”也叫“種份”,指的是結晶顆粒的粗細大小,結晶顆粒越小,種越好,結晶顆粒越大,種越差。

“水”也叫“水頭”,指翡翠的透光性,也就是翡翠的透明程度,行家將水分為一到三分,由低到高透明度逐漸增加,三分水最透明,玻璃種就是三分水。

另一個常用的名詞叫“底兒”,也有行家叫“底水”、“底張”,實際上都是在說翡翠的透明程度,它是由翡翠結晶顆粒的大小、翡翠氈狀結構的細密程度決定的,結晶顆粒越小、氈狀結構越致密,翡翠的透明度越高,種水越佳。

翡翠的種水也是有級別的,最好的就是帝王綠級別的,這得論克賣,其次就是玻璃種,也是論克賣的,極為稀少,冰種算是第三個等級吧,比較常見。

我聽了有些不甘心,這塊料子如果有十公斤,那么至少得上百萬,但是可惜,他只有一斤都不到,我說:“行,給我開單子吧?!?/p>

她笑了一下,讓我等一會,很快他給我開了單子,拿了現金,給我提了現,我手里握著一萬塊錢,我心里美滋滋的,贏了一次,肯定就能贏第二次,哈哈,五百賭一萬,實在是賺。

老爸,你等著,我一定會贏更多的,我會證明你的研究經驗是沒錯的。

我剛出門,突然就被幾個人給圍住了,我都沒叫喊,就被一個人拿著刀抵著,我很害怕,以為遇到搶劫的了,但是我被拖著走到了一邊,我看到了之前的那個肥頭大耳的老板,他走過來,甩手給了我一巴掌,打的我耳朵嗡嗡作響,我看著他,不敢說話,他說:“小子你挺狂啊,敢他媽頂我的嘴?”

我不敢說話, 我知道多說多錯,任由他發泄就完了,他看著我不說話,就笑了起來,說:“別說我欺負你,你讓老子不爽,就得讓老子消消火,叫聲爺爺來聽聽?!?/p>

我看著他,心里很火,我說:“去你媽的,我是你爺爺,你今個要是有種,你就弄死我,弄不死我,我肯定讓你死?!?/p>

他聽了就哈哈大笑起來,很輕蔑,他說:“玩橫的?瑞麗田老五不是白叫的,信不信老子把你丟到盈江里都沒人知道,等你尸體飄到緬甸去,你都臭了你信不信?”

掃描二維碼繼續閱讀精彩內容!



未完待續...

點擊“閱讀原文”閱讀后續精彩情節


Copyright ?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@2017
创富网赚论坛 体育彩票快中彩 山西11选五遗漏top10 广西快十选号器下载 黑马股票推荐群 天津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 上证指数近20年走势图 飙酷车神2手机版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表 湖北11选5当前最大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