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衣柜價格聯盟

晚上睡覺時,衣柜傳出異樣的聲音,竟發現...

馭龍書殿 2020-04-26 01:00:27


第1章 結婚啦

蘇簡安洗完手走出洗手間,猝不及防的看見了一對擁在一起的男女。

當紅天后韓若曦,和陸氏的總裁陸薄言!

她迅速躲到墻后,懷著一顆八卦的心探出頭來偷看。

“聽說她只是一個法醫,哪里配得上你?”

韓若曦定定地看著陸薄言,精致美艷的臉上一片平靜,收縮的瞳孔卻出賣了她的心痛。

蘇簡安努努嘴,法醫怎么了?法醫也是個相當酷炫的職業好嗎!

陸薄言俊美的臉上一片漠然:“兩年后,我會和她離婚?!?/p>

他終歸還是要和那個女人結婚。

韓若曦的唇角牽出一抹苦澀的笑:“我知道了?!?/p>

她戴上墨鏡,優雅地轉身離開,陸薄言也邁著長腿向包間走去。

蘇簡安這才從拐角處閑閑地晃出來,眨巴眨巴眼睛:“這兩人果然是一對吧?”

從韓若曦一炮而紅開始,她和陸薄言就時不時傳出緋聞??墒撬麄儚牟怀姓J戀情,也未曾否認,觀眾的心被撓得癢癢的。

她要是把這個消息爆給八卦周刊的話,能拿到多少錢呢?

想著,蘇簡安回到包廂,一推開門就又看見了陸薄言。

不得不承認,這個男人真是上帝的寵兒,一雙眸狹長深邃,鼻梁挺直,薄唇如刀削般性|感迷人……他的五官象是最好的藝術家耗盡了一生心血雕琢而成,完美得無可挑剔。

他的輪廓比一般的東方男人要深刻分明許多,透著一股剛硬的冷峻,交織著他生人勿近的氣場和那一身華貴優雅的氣息,讓他看起來尊貴迷人又疏離冷漠。

難怪韓若曦那么成功又驕傲的女人,都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。

唐玉蘭見蘇簡安回來,輕輕拍了拍兒子的手:“薄言,你看簡安這丫頭,十幾年間出落得更加漂亮了吧?”

陸薄言淡淡地看了蘇簡安一眼,唇角一勾,意味不明。

蘇簡安摸了摸鼻尖,禮貌性地笑了笑,坐回哥哥蘇亦承身邊。

她咬住筷子,想著剛才偷看的那一幕,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——忘記拍照了,雜志社頂多會給她一百塊的報料費,哭……

蘇亦承碰了碰蘇簡安的手:“這是你的婚宴,注意一下形象?!?/p>

蘇亦承不說蘇簡安都要出戲了——她就是韓若曦口中那個,只是一個法醫的女人,明天就要和陸薄言領證結婚。

而幾分鐘前,她只是去洗個手回來就目睹陸薄言和他的緋聞女友在一起,他向韓若曦承諾:他會和她離婚。

她的婚姻開始得真是……與眾不同。

唐玉蘭知道陸薄言和蘇簡安時隔十四年不見了,難免會有些陌生,有心給他們騰出獨處的時間:“簡安,樓上的總統套已經給你們預定下來了,你們今晚就住這里,商量一下明天領證的事情。亦承,得麻煩你送我回家了?!?/p>

蘇亦承很解風情,紳士地替唐玉蘭拉開椅子:“薄言,你們不用跟出去了,我會把唐阿姨安全送回家?!?/p>

蘇亦承人長得英俊,舉止間透著一股成熟穩重,話永遠說得不急不緩,氣質儒雅高貴,在蘇簡安的心目中,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好最可靠的男人,讓他來送唐玉蘭回家,她當然放心。

可是,她這就要開始和陸薄言獨處了嗎?

唐玉蘭輕輕拍了拍蘇簡安的手:“簡安,你別緊張啊,你和薄言又不是不認識?!?/p>

蘇簡安干干一笑。

她十歲的時候和陸薄言見過幾面,那之后陸薄言出國,他們就再也沒有見過了,直到今天,十四年的時間已經過去。

這是世界上最陌生的認識吧?

唐玉蘭語重心長:“兩個人好好聊聊,明天就是夫妻了,要過一輩子的。薄言,好好照顧簡安?!?/p>

說完,唐玉蘭就和蘇亦承離開了,包間里只剩下陸薄言和蘇簡安。

蘇簡安想起陸薄言對韓若曦的承諾——兩年后,他會和她離婚。

她和陸薄言能過一輩子?嗯,有點玄……

兩個人都不出聲,寂靜詭異地在包間里彌漫開。

“為什么答應和我結婚?”

半晌后,陸薄言冷硬的聲音響起。

“咦?”蘇簡安意外了一下,“唐阿姨沒跟你說?我爸要綁架我威脅我哥,所以唐阿姨想讓我和你結婚,成了陸太太,我爸至少不敢輕易對我下手?!边@樣,蘇亦承就可以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。

這個理由,夠充足了吧?至于真正的理由……似乎沒必要告訴陸薄言,她也不會讓任何人知道。

“跟我回房間?!标懕⊙岳淅涞孛?。

蘇簡安愣了愣,下意識地問:“回房間干什么?”

陸薄言勾了勾唇角:“回房間,你覺得能干什么?”

富有磁性的男中音,加了特技一般分外妖冶魅惑,曖|昧的若有所指。

duang~

蘇簡安迎著風凌亂了。

第2章 有本事你脫啊

總統套房內。

五官比妖孽還妖孽的男人,交疊著他修長的腿坐在沙發上,氣質華貴優雅,一身強大的氣場不容置喙地壓迫著周圍的一切。

簡直要讓人心跳爆表!

蘇簡安目不轉睛地看著他,看著他輕啟性|感的薄唇,吐出冰冷無情的話。

“我對你沒有感情,和你結婚,只是為了滿足我媽多年的愿望,但我們不會成為真正的夫妻?!?/p>

“懂?”

蘇簡安眨巴眨巴眼睛,揚起唇角:“唔,好巧,我對你正好也沒什么感情。薄言哥哥,我們握個手?”

十歲時,她總是這么叫他。十四年后,她再吐出那四個字,卻沒有了兒時的那份親昵,只是她的笑容依然明媚,看著他的眸子靈動得仿佛能洞察人心。

陸薄言無視她的插科打諢,向下屬交代公事一樣:“明天把行李搬到我家,住客房?!?/p>

蘇簡安撇了撇嘴角——說得好像她很想跟他睡一樣!

這男人也太狂了,她要做點什么討回尊嚴!

“你害怕跟我住同一個房間?”她輕輕戳了戳陸薄言的心臟,“害怕你會控制不住自己嗎?”

她的語氣里全是挑釁,動作卻帶著挑|逗,偏偏她皮膚白皙五官又小巧,一雙桃花眸亮晶晶的滿是純真,看起來單純無知極了。

可是單純無知的小丫頭會說出這種話?

陸薄言微微勾了勾唇角,似笑非笑,蘇簡安從他的眸底看到了幾分魅惑的邪氣。

這個俊美的男人,仿佛在瞬間張開黑色的翅膀變成了一個狂肆的邪魔。

危險!

蘇簡安長長的睫毛撲閃兩下,防備地后退。

“想跑?”

陸薄言把蘇簡安逼到房間里的墻角,張開雙手抵在墻上困住了蘇簡安。

兩人的距離一下子拉得又近又親密,蘇簡安能嗅到陸薄言身上淡淡的香味,再看他俊美立體的五官,心跳莫名的開始加速。

但看美男哪里有逃跑重要?

“唔,薄言哥哥,你不用靠我這么近,我看清楚了,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帥帥噠~”

她堆起奉承討好的笑容,緩緩地往下蹲,想蒙混過關落跑。

陸薄言識穿她的伎倆,拎住蘇簡安輕而易舉地把她提了起來:“在你薄言哥哥的眼皮底下,你能跑到哪去?嗯?”

他那個尾音,充滿了戲謔。

蘇簡安生氣了——她也是有骨氣的,軟招不行,來硬的!

“放開我!不然我就告訴唐阿姨你欺負我!”唐玉蘭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威脅到陸薄言的人。

陸薄言風輕云淡:“說我們睡在一起的時候,我控制不住自己欺負你?嗯?”

“呃,這么說太邪惡了,唐阿姨會承受不住的……”

蘇簡安想哭——為神馬沒人告訴她陸薄言原來這么邪惡?這樣還怎么玩?!

陸薄言挑挑眉梢:“這樣就算邪惡了?”

他的手忽然貼上了蘇簡安的腰,一路沿著她的曲線緩慢又挑|逗地往上撫——

“那這樣呢?又算什么?”

蘇簡安腦子里有什么炸開了!

她第一次,被一個異性這樣親密地碰觸!

精致好看的小臉臉騰地紅了,蘇簡安呼吸急促地瞪著陸薄言:“你……”

你了半天,平時伶牙俐齒能屈能伸的她就是你不出下文來。

“我什么?”陸薄言的唇角上揚出一個迷人的弧度,笑得十分愜意,“還是你打算告訴我媽,我這樣欺負你?”

“流氓!”蘇簡安抓起了陸薄言的手就朝著他的手腕咬下去,卻發覺口感不對,仔細一看——

他帶著一只價值上百萬的Piaget手表,她咬的是那只表。

囧了個囧的……

她摸了摸鼻尖,訕訕地松開陸薄言的手,假裝若無其事。

“大可放心,”陸薄言收回手冷視著蘇簡安,“我對小女孩沒興趣?!?/p>

小、女、孩?

這簡直從頭到腳把蘇簡安侮辱了一遍,她怒了:“你才小呢!我24歲了!”

陸薄言瞥了眼蘇簡安的胸口:“摸起來像14歲的?!?/p>

蘇簡氣得咬牙,不甘示弱:“你摸起來像四歲的!”

“哦?”陸薄言挑了挑眉梢,“你什么時候摸過了?”

“……”蘇簡安哪里真的摸過陸薄言,頓時汗噠噠.。

邪魅倨傲的笑意又在陸薄言的眼底彌漫,他說:“忘了?沒關系,現在給你摸?!?/p>

說著,他就抓住了蘇簡安的手往他的襠部探去……

他他他居然敢這樣!

蘇簡安大腦空白之際吼出了一句:“給我摸算什么英雄好漢,有本事你脫了給我看??!”

她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么,看見陸薄言動作優雅地脫了西裝外套才反應過來,雙頰的顏色頓時從粉紅變成了緋紅,幾乎能滴出血來。

“陸薄言!”蘇簡安憤憤地說,“你太流氓了?!?/p>

陸薄言冷冷一笑:“真以為我會給你看?出去!”

她被耍了?

蘇簡安更加憤怒了:“主臥憑什么是你的?這酒店你開的嗎?”

陸薄言看了看蘇簡安,贊賞的眼神還含著分明的戲謔:“還算聰明?!?/p>

蘇簡安:“……”見了個鬼!

剛才已經被陸薄言占了不少便宜,蘇簡安這回是怎么也不肯讓步了,飛速運轉著腦袋想辦法。

陸薄言看蘇簡安這古靈精怪的樣子就有不好的預感,當即想下手把她拎出去,就在這個時候——

蘇簡安動作迅速地跳到了床上,橫躺著霸占了整張床。

她得意地笑:“陸薄言,現在應該誰出去,不用我說了吧?”

陸薄言瞇了瞇眼,危險地看著蘇簡安。

蘇簡安被看得直發顫,幸好,陸薄言放在客廳的手機很及時地響了起來。

那是專屬鈴聲,意味著有急事,陸薄言蹙著眉轉身出去了。

蘇簡安松了口氣,馬上翻身下床反鎖了門,美滋滋地享受了一夜總統套的大主臥。

第3章 其實她有喜歡的人

一夜好眠,第二天,陸薄言和蘇簡安按照計劃去民政局。

在酒店門前看見陸薄言的座駕那一刻,蘇簡安愣住了。

阿斯頓馬丁ONE77!售價近五千萬,全球僅僅77輛,國內限量5輛。

陸薄言居然擁有一輛,大神??!

震撼一直伴隨著蘇簡安到了民政局,兩人正準備進去辦理手續,突然有人叫她:

“簡安!”

是一道男聲。

陸薄言回過頭,看見了一名年齡和蘇簡安相仿的年輕男子,長相俊朗,姿態悠閑地站在一輛寶馬760的車門邊看著蘇簡安。

“江少愷?”蘇簡安意外地跑下去,笑吟吟的看著來人,“江大少爺,你怎么會來找我?”

江少愷愜意的倚著車子,雙手環胸看著蘇簡安:“真的就這么結婚了?他是你喜歡的那個人?”

蘇簡安臉上的笑容一僵。

江少愷知道的忒多了。

“心里裝著一個喜歡的人,卻和另一個人結婚,你會幸福嗎?簡安,趁還來得及,我帶你走,你不必和這個男人結婚,我也能保護你?!?/p>

蘇簡安糾結地絞著雙手——干脆告訴江少愷她喜歡的那個人是誰算了?

可仔細想想,蘇簡安還是作罷了。

她后退了一步:“嘿嘿,不用啦,我后天去上班,后天見哦?!?/p>

江少愷和蘇簡安相識七年,知道她說出這樣的話就代表她絕對不會改變決定了。他說不清楚自己什么什么心情,點點頭,上車離開了。

蘇簡安轉身回去,發現陸薄言已經沒在民政局門口了。

“咦?人呢?”

她滿腦子疑惑地走進民政局,在一個辦事窗口前看見了陸薄言,走過去在他身邊坐下:“我還以為你逃婚了?!?/p>

陸薄言在文件上簽下自己的名字,唇角掛著一抹冷笑。

“看起來,似乎你更像要逃婚的那個?!鄙踔劣腥藖斫铀吡?。

蘇簡安沒心沒肺的,自然沒意識到陸薄言已經聽到她和江少愷的對話了,拿過文件來簽名:“我不能逃?!?/p>

不嫁給陸薄言的話,她就會成為蘇亦承的累贅,她不愿意,更何況……

簽好文件,拍照,一通折騰下來,紅本本終于到了陸薄言和蘇簡安的手上。

兩個人就好像是約好了一樣,誰都不看結婚證一眼,陸薄言直接扔進了外套的口袋里,蘇簡安隨手放進了包包。

陸薄言看了看時間:“你住哪里?我送你回去收拾東西?!?/p>

“常德公寓?!?/p>

一室一廳的小公寓,蘇簡安收拾得簡單清新,她禮貌性地給陸薄言倒了杯水:“你先坐會兒,我一個小時內會把東西收拾好?!?/p>

“我們不會當太久的夫妻?!标懕⊙酝蝗徽f,“這里的東西,你沒必要全部搬過去?!?/p>

兩年后,不管他愿不愿意,他都必須結束他和蘇簡安的婚姻。否則,“陸太太”這個名頭給她帶來的就不是庇護,而是無盡的危險了。

“噢?!碧K簡安笑瞇瞇地問,“和我離婚,是要和韓若曦結婚嗎?”

她和陸薄言離婚是必然的事情,相比之下,她對陸薄言和韓若曦的八卦更感興趣。

陸薄言瞇了瞇眼,深邃的眸子里涌出寒光。

蘇簡安打了個冷顫:“干嘛這個表情?你和韓若曦的事情,大家都心照不宣啊?!?/p>

“心照不宣?”陸薄言危險地逼近蘇簡安,“你都知道什么?嗯?”

“我……”他俊美的五官近在眉睫,蘇簡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,“我只知道你們是一對。不過你放心好了,我不會向媒體爆料的!你不要靠我這么近啊嗚嗚嗚……”

“咚——”

陸薄言忍無可忍地在蘇簡安的額頭上彈了一下。

“嘶——”

蘇簡安被敲懵了,愣愣地看著陸薄言。

“去收拾東西?!标懕⊙岳淅涞孛?。

蘇簡安揉了揉額頭,竟然忘記還手了,“噢”了聲,乖乖去打包行李,跟陸薄言走。

陸薄言住在A市最昂貴的別墅區——丁亞山莊。

山莊依山傍水,天空蔚藍如洗,空氣清新干凈,跟市區比起來這里簡直就是天堂。

阿斯頓馬丁開上了陸薄言的私家公路,路兩旁都種著高大的法國梧桐樹,這個時節正是梧桐翠綠的時候,遠遠看過去蒼翠欲滴的一片,美不勝收。

驚嘆中,陸薄言的車子停在一幢別墅的門前,他拔了車鑰匙:“下車?!?/p>

蘇簡安推開車門下車,打量著四周的一切,最后目光落在了那幢三層別墅上——往后很長的一段日子里,她就要在這里生活了。

一名五十歲左右,穿著三件套西裝的大伯從別墅里走出來,還帶著一名傭人。

傭人從接走了蘇簡安的行李,而那位大伯走到了蘇簡安的面前:“少夫人,我是少爺的管家,你可以叫我徐伯,歡迎你?!?/p>

“少夫人”三個字忒瘆人,蘇簡安不太自然地笑了笑:“徐伯,你……你叫我簡安就好?!?/p>

“那怎么行?你和我們少爺領了結婚證,就是陸家名正言順的少夫人?!毙觳婈懕⊙砸呀涍M屋了,朝著蘇簡安眨眨眼,“老夫人交代過了,讓我好好照顧你。以后有什么需要,你盡管跟我說,反正少爺有的是錢。我們少爺要是欺負你,你也跟我說,我立馬……就給老夫人打電話!”

蘇簡安看了眼陸薄言的背影,撇了撇嘴角:“我才不會讓他欺負呢!”她又不是包子,她人稱小怪獸好嗎!

徐伯愣了愣,旋即就笑了——看來以后的日子里,這座大別墅不會像以前一樣沉悶了。

“少夫人,我帶你去房間?!?/p>

陸薄言交代過蘇簡安單獨住,徐伯給她安排了一間白色為主調的,溫馨又干凈的臥室,距離聶少東的房間不遠。

蘇簡安很喜歡這間房,打開行李箱整理東西。

就當兩年的陸太太吧,兩年不長不短,足以……讓此生無憾。

第4章 干柴烈火煮了就熟了

陸薄言拿了份文件就去公司了,徐伯替蘇簡安打抱不平:“少爺應該留下來陪你的?!?/p>

“唔,不用?!?/p>

蘇簡安覺得,她和陸薄言應該是達成了一種共識:拿著結婚證,掛著夫妻之名,住在同一個屋檐下,各過各的各玩各的,互不打擾。

這樣的共識……

棒棒噠!

下午,蘇簡安無事可做,她請了假又不能去警察局上班,只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偵探小說。徐伯悄無聲息的給她泡了茶準備了點心和水果。新婚的第一個下午,蘇簡安過得舒適又愜意。

五點多的時候,洛小夕打來了電話,讓蘇簡安出去一趟。

蘇簡安的車子留在警察局,這里打車又不方便,只好讓徐伯給她準備一輛車。

徐伯想了想:“少夫人,不如你自己去車庫挑?”

到了車庫,蘇簡安目瞪口呆——五輛跑車,加起來價值近億。另外還有好幾輛轎車和越野車,隨便提一輛出來都堪稱豪車中的豪車。

她艱難地吞了口口水:“徐伯,有沒有低調點的車子???”

徐伯指了指那輛奔馳SLK350:“這輛……應該是最低調的了?!?/p>

沒辦法,蘇簡安只能開這輛去找洛小夕了。

洛小夕和蘇簡安是高中同學。

高一的時候,洛小夕莫名其妙的跑來找蘇簡安,拿著一罐酸奶誘惑蘇簡安說:“我們當好朋友吧!”

蘇簡安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女孩子有點問題,但是后來在洛小夕的多番糾纏和誘惑下,她們最終還是成了朋友。

后來的后來,蘇簡安才知道洛小夕的糾纏和誘惑,都是因為她一個巨大的陰謀。但是她已經擺脫不掉洛小夕,一不小心就和她當了快要十年的好朋友。

這次,洛小夕約蘇簡安在市中心的一個酒吧見面,她一就洛小夕就朝著她招手了:“這邊!”

洛小夕五官精致,且長得高挑,如果不是她經常不按牌理出牌的話,身為系花的她早已成為大學里的一代女神。

可最終,她只成了一個空前絕后的女神經。

蘇簡安一坐下,洛小夕就給她倒了杯鮮榨果汁:“新婚的第一天,和你老公怎么樣?”

“唔,我和我老公不熟?!碧K簡安拿了顆葡萄丟進嘴里,“所以新婚的第一天,不怎么樣?!?/p>

洛小夕沉默了片刻,拍拍蘇簡安的肩膀,一本正經地說:“躺下來聊一聊,用干|柴烈火把生米煮成熟飯了,到時候,你想要多熟有多熟!”

“你太邪惡了,不認識你5分鐘?!?/p>

蘇簡安抱著水果拼盤一起離洛小夕遠了點。

洛小夕笑瞇瞇地湊過來:“都已婚婦女了,還害羞什么?”

“我是替你這個未婚少女害羞!”

“我們誰都別害羞了!看看少女我是怎么和一個男人熟起來的,你給我學著點!”

洛小夕起身朝著吧臺那邊走去了。

蘇簡安笑了笑,捧著果汁靠著沙發,遠遠地看著洛小夕。

洛小夕腿長腰細,往吧臺前的高腳凳上一坐,不到半分鐘,一個男人就上來搭訕了。

“小姐,”男人躍上高腳凳坐著,和洛小夕隔著一個凳子的距離,“我想請你喝杯東西?!?/p>

洛小夕打量著男人,長得不錯,而且說的是“我想請你喝杯東西”這種堅定的陳述句,而不是問“我可以請你喝杯東西嗎”這種容易被拒絕的問題,明顯的泡妞高手。

就他了!

“好啊?!甭逍∠P起燦爛的笑容,“我比較喜歡長島冰茶?!?/p>

男人給洛小夕點了杯長島冰茶,順理成章地和洛小夕聊了起來,洛小夕有意配合,所以兩人之間的氣氛很快變得輕松愉快,男人自然而然地坐到了洛小夕的旁邊,不再隔著一個高腳凳的距離。

洛小夕察覺到男人的動作,笑了笑,看向蘇簡安,仿佛是在說:看到沒有?熟了!

蘇簡安舉了舉手中的果汁,向洛小夕致敬。

洛小夕眨了眨一只眼睛,表示收到了。

男人注意到了洛小夕和蘇簡安之間的互動,問道:“那個女孩是你朋友?”

“嗯哼?!甭逍∠πχc點頭。

“我也是和朋友一起來的?!蹦腥酥噶酥覆贿h處的一個卡座,那里坐著一個穿著白襯衫,頗為養眼的男人,“不如,讓你的朋友和我朋友也認識一下,我們幾個人一起坐下來聊聊?”

洛小夕纖長的手指敲了幾下吧臺的桌面,然后她從高腳凳上跳下來,笑容燦爛:“好??!”


.


Copyright ?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@2017
创富网赚论坛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视频走势图 吉林快3形态 强势股票推荐 排列三组六稳赚技巧 江西快三和值尾走势图 2011年12月上证指数 辽宁快乐12开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广东11选5中奖规则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图解